寻找中国好水您的位置: 永盈会 > 寻找中国好水 >

安徽霍山:绿色脱贫 碧水成金

发布时间:2018-01-25 10:27:07   来源:吴燕芳    浏览次数:306

原标题:《第二届“寻找中国好水”调研收官——安徽霍山:绿色脱贫 碧水成金》

◎本刊记者 吴燕芳

【位于皖西大别山腹地的霍山县,隶属于安徽省六安市,是淮河一级支流东淠河的源头所在地。县城西南17公里处的深山里藏着佛子岭水库群,如同镶嵌在大别山中的“珍珠”,水质常年保持或优于地表水Ⅱ类标准,供养着合肥和六安两市的居民。佛子岭水库是新中国建立初期建设的大型连拱坝水库,其大坝被称为“新中国第一坝”。2018年1月2日,《环境与生活》记者随“寻找中国好水”大型环保行动调研组,进入佛子岭水库饮用水水源地,窥其真容,探访其绿色发展之道。】

佛子岭水库大坝 雷威/摄


  • 垃圾管理城乡一体化

安徽省六安市霍山县佛子岭水库,于1951年5月动工建设,1954年建成,其大坝被称为“新中国第一坝”。水库周边是大别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森林覆盖率达到80%以上,上游有水源涵养林、国家公益林60多万亩。佛子岭、磨子潭和白莲崖三大水库,构成了具有霍山特色的佛子岭水库群,是一级饮用水水源保护区。佛子岭水库群总库容15亿立方米,水库水质常年保持或优于地表水Ⅱ类标准,是下游合肥、六安的主要饮用水源,被称为合肥和六安的“三大水缸”,年均供水占合肥市总供水量的一半左右,同时兼具防洪、灌溉、生态屏障等多种功能。

佛子岭水库位于霍山县城西南17公里处。1月2日清晨,“寻找中国好水”调研组一行,从霍山县城出发,驱车前往佛子岭水库上游。首届“寻找中国好水”大型环保行动自2014年7月启动,产生了首批“中国好水”水源地入选名单。2017年4月,第二届“寻找中国好水”活动在贵州赤水河流域启动,随后又赶赴青海、江西、湖南等地进行调研。此次霍山佛子岭水库饮用水水源地调研,是第二届“寻找中国好水”活动的最后一站。

一路上云雾氤氲,远山近水,修竹林立,让人误以为闯入了春雨欲来的江南。车子经过数个零星分布的村庄,村道两旁寻觅不到印象中在农村不难看到的成堆生活垃圾。司机张师傅是当地人,他告诉调研组一行人,农村的垃圾有人管,政府委托(第三方)公司定期清理,每个村还有专门管理垃圾的人。对此,《环境与生活》记者后来从霍山县环保局局长朱松如那里得到了同样的答案:霍山实行垃圾城乡一体化管理,交由第三方公司收集、运输和处理,村村都有数名保洁人员。

一路上,车子驶在宽阔崭新的柏油路上,路两侧农庄越来越多,从招牌和装修风格上可以看出是农家乐。张师傅介绍,走的是霍山县新建成的旅游通道。霍山县的典型地貌特征是“七山一水一分田,一分道路和庄园”,全县八成面积是山水,发展生态旅游有天然优势。


  • “水库随处取水检测都一样”

调研组一行先来到佛子岭水库上游的龙井冲码头,只见群山倒映于水中,静若处子,雾霭朦胧,如水墨画一般。环顾四野,毛竹林随山势如碧波起伏,有些落叶乔木点缀其间,“竹子之乡”其名非虚。调研组乘坐白色佛子号游船进入水库,后来行至水库大坝坝前码头,只见已有60多年历史的大坝横亘在两山之间,20个半圆形坝垛相连,已逾“花甲”的混凝土坝体呈灰黑色,无声地诉说着风雨沧桑。雾气浓重,天色灰蒙,只一会儿工夫,天边云层突然出现一丝亮光,随后阳光透出来,给大坝披上了一层金灿灿的光芒,5分钟内,众人便领略了大坝的朦胧与阳刚之美。

“寻找中国好水”调研组一行在佛子岭水库上游的龙井冲码头 吴燕芳/摄

山区温度低,风刮在脸上有彻骨的冷意。要寻找“好水”必先取水样。此次“寻找中国好水”活动的技术支持部门——中科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环境水质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和环保部华南环境科学研究所的技术人员,在水源地进行了水质取样和现场检测。船在一处水面停稳后,中科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的张文强博士从水库中打上来一些水进行初步检测,然后封存了两罐水样,准备送回实验室进行深度检测。张博士透露,最终将有116项分析结果体现在检测报告中。随行的霍山县环保局长朱松如反复告诉众人:“我对我们水库的水很有信心,你们随便哪里取水,随便哪里测,都是一样的效果。”

中科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技术人员在佛子岭水库取水点进行现场检测 吴佳潼/摄


  • 浮船式水质自动监测站显身手

行前,朱局长曾告诉《环境与生活》,水库建有浮船式水质自动监测站,调研组一行也对监测站进行了探访。监测站是一艘浮船,船身上有“中国科学院”5个深蓝大字。它由中国科学院安徽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与合肥蔚蓝环境科技有限公司合作自主开发,以浮船为平台,集成了多种水质在线传感仪器与设备,通过数据自动采集和远程数据传输网络,配合数据管理信息平台软件,能进行水质参数实时在线监测、数据分析处理、远程传输、动态发布等工作,是无人值守式监测平台。

浮船式水质自动监测站无人值守显身手 吴燕芳/摄

霍山县副县长李志刚介绍,该项目总投入资金200多万元,于2016年开始建设,目前已全部安装完成,进入运行阶段。合肥蔚蓝环境科技有限公司负责监测站的运维,该公司的技术人员孙昱告诉《环境与生活》,这个平台主要监测pH、水温、电导、溶解氧、浊度、氨氮、COD、总磷、总氮、叶绿素a浓度、蓝藻、绿藻、硅藻、甲藻和隐藻等指标。“监测站数据4小时更新一次,其中水质分析一个周期一般耗时两个小时,监测数据与中国环境监测总站联网。”  


  • 17年前就提出“生态立县”战略

“寻找中国好水”除了检测水质情况,还需综合、严谨地评析参加评测水源地的人均水资源量、生态环境状况、环保投入占GDP比重等。调研途中,《环境与生活》采访了霍山县副县长李志刚和环保局局长朱松如,进一步了解了霍山的发展情况及这一水库群的保护状态。

李志刚说,霍山县早在2001年,就在全国较早提出了“既要金山银山,更要绿水青山,污染不进霍山”的发展理念和“生态立县”的发展战略。2001年8月,霍山被原国家环保总局批准为国家级生态示范区建设试点县;2005年1月,被原国家环保总局授予第三批国家级生态示范区;2010年12月,被列入国家主体功能区之大别山水土保持生态功能区;2011年,霍山县“十二五”规划将“生态立县”提升为首位战略,同年9月,霍山被环保部命名为“国家生态县”,成为全国第四个、安徽省第一个国家级生态县;2015年5月,国家发改委等11部委确定霍山为全国生态保护与建设示范区。

朱松如谈到,为护住这一库清水,水库上游没有工业企业,霍山实行了“三禁止”措施,即禁止在水库上游新上工业项目、禁止乱电乱炸水产资源、禁止向水库及下游各类河塘沟渠等水体乱排乱倒。此外,当地政府还投入两亿元开展网箱拆除工作,取缔了2.8万只网箱,对佛子岭、磨子潭鱼场300多户渔民实施整体搬迁。霍山县在库区上游进行了农村环境综合整治工作,在各中心村、自然村建设了微动力污染处理系统,“这一项工程单维护费每年就达2000多万元。”朱松如还透露,霍山开展了规模化畜禽养殖业污染防治,划定禁养区和限养区,禁止在佛子岭上游建设规模化养殖场。

长江水资源保护科学研究所副所长尹炜与环保局局长朱松如观察水质后进行现场分析与讨论 吴佳潼-摄

至于“乡镇污水的处理”,李志刚指出,霍山县引入社会化资本,运用PPP模式,在全县16个乡镇建设污水处理系统,到2017年底,已经实现乡镇集镇污水处理全覆盖。


  • 水上综合执法局终结“九龙治水”

调研组一行回到霍山县城后,还与霍山县政府部门相关负责人,就该县环保方面的工作及辖区的经济发展情况进行了座谈和交流。《环境与生活》记者采访了霍山县县长项跃文。

项县长说:“蓝天碧水是霍山县政府的执政理念,生态立县放在第一位,所以对佛子岭水库的保护是其中应有之意。对水库的保护,不但体现在思想认识和具体政策上,还体现在保障机制上。”

他举例说:“霍山是安徽第一个改变‘九龙治水’局面的,成立了水上综合执法局和水上派出所,把海事、交通、农业、水利等9个部门的职能整合,委托授权,让水上执法局综合整治。还有持续不断的保护措施,不断优化库区周边环境,让这一片青山碧水从源头上得到养护。在水库上游找不到渔网和工厂,在我们保护管理的500米范围内,不可能有任何养殖场、矿产资源开发工厂。这是县委县政府的决策,也是霍山县人民的共识。”


  • 绿色成为发展的最美底色

对于“如何兼顾发展与保护”的问题,项县长没有显露出难色。他说自已在霍山工作6年,有了更深刻的认识:“霍山人守着好山好水,创造了药材之乡、茶叶之乡、毛竹之乡,正将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慢慢转化为可观的经济效益。有诸多案例说明我们正一天天地把绿水青山变为金山银山,比如大健康产业、旅游产业,‘大健康+’、‘旅游+’等。”

他进一步解释:“比如网箱没了,鱼自由自在生长,无人工喂养,鱼的品质提高,价值也提高了。再如霍山特色的‘剐水’一年有两亿多元的销售额,还有正在新建的野岭产业园,也是剐水,也是在做大水产业。好水好山好空气,还可以引进康养产业。还有满山遍野的毛竹资源,出口欧美。我们关闭了工业,但服务业、旅游业发展起来了。”“剐水”又谓“竹根水”,水体流经竹根层层过滤。大别山高山野岭上密布着毛细血管一样的清清山泉,它们漫过草地,抚过山石,渗过竹根,当地人给它们取了别有意味的名字“剐水”。

项跃文还补充了另一个案例——霍山黄芽。“中国与欧盟之间有‘中欧100+100’地理标志产品互认互保项目,即中国的100种农产品销到欧盟去,欧盟的100种农产品卖到中国来。霍山黄芽就被列入100个农产品中。”说到这,项县长强调:“就因为霍山的好山好水,没有重金属污染。我们50批茶叶,一批15个指标,共750个指标,达标率96.43%。我可以很自豪地说,霍山黄芽是被国家质检总局认证了的可以出口欧盟的茶叶。从去年获批进入‘中欧100+100’后,霍山黄芽普遍升值了,平均一斤的价格涨了300多元。”

项县长告诉《环境与生活》,2017年10月,霍山县被中国气象服务协会授予“中国天然氧吧县”称号。“在线监测空气一年半,霍山县的数值在17个县区中位居全国第六位。所以绿水青山、天然氧吧是大自然送给我们的礼物、发展题材。绿色这个底色是我们的发展优势。”此外,珍稀鸟类用它们的驻足和停留,默默地为霍山县的生态保护点赞:霍山的良好生态引来白鹤、天鹅、中华秋沙鸭和蓝喉蜂虎等珍稀鸟类,成为它们迁徙、繁殖的重要“根据地”。

《中华秋沙鸭》杜世宏/摄

项跃文表示,霍山这个典型的山区、库区、革命老区县,在2012年脱掉了“贫困县”的帽子,全县贫困人口由2012年底的5.88万减至2017年底的1.53万,贫困发生率由18.1%下降到4.22%。当地政府坚信,只要污染不进霍山,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如需转载请注明作者及转自《环境与生活》杂志)

责编:叶晓婷

网编:吴燕芳


友情链接:20898   264   40879   13587   86444   8135   98893   33292   99969   14583   18766   93715   20147   42195   32097   21149   80426   26515   28118   36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