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您的位置: 太阳城备用网 > 新闻 > 新闻 >

环境审计专委会副主任孙兴华: 建议雄安新区编制自然资源

发布时间:2017-12-26 12:01:21   来源:    浏览次数:306

◎本刊记者  郑挺颖

【2018年1月1日起,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将在全国推开。那么,绿色审计工作接下来应该如何推进?《环境与生活》杂志记者11月24日采访了多年来大力呼吁我国开展绿色审计的中国环境科学学会环境审计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孙兴华。】


50a70004ac7164563e24

11月25日,中国环境科学学会环境审计专委会副主任孙兴华呼吁加快培训环境审计人才。


  • “大气候变了,谁都挡不住”

11月24日,《环境与生活》记者来到中国环境科学学会环境审计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孙兴华先生家里。作为国内较早关注绿色会计、绿色审计领域的专家,说起中办和国办前不久出台的关于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的文件,孙先生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一句“大气候变了,谁都挡不住”,他在采访前后说了3次。

孙兴华一直在呼吁国内尽快开展绿色审计,但一开始的时候应者寥寥,在不解的人眼里,甚至显得不合时宜。1992年,厦门大学的葛家澍教授和李若山教授发表了《九十年代西方会计理论的一个新思潮——绿色会计理论》一文,向国内会计界介绍国外绿色会计的理论。从那时候,孙兴华就开始关注绿色会计和环境审计领域了。

1998年,孙兴华和王维平合作撰写了《在中国实行绿色会计探讨》一文,属于国内较早探讨这一领域的专论。1999年,该文在国际管理学者协会联盟主办的世界管理大会上获奖。“可以说从这篇文章开始,我正式进入绿色会计行业。”2003年,孙兴华又与女儿孙莹合作,将有关绿色会计的文章结集成《绿色会计风》一书。


  • 绿色发展必须搞绿色审计

会计工作,一方面是看支出,一方面是看收入。孙兴华解释:“为什么我对环境会计、绿色会计这么执著呢?因为原来的这种会计报表就是失真的,第一,资源的价格不真实,包括矿产资源,煤炭也好,石油也好,这些资源价格是极低的,水的价格过去都没加进去。第二,污染的成本没计进来,水的污染,大气的污染,过去都没有,随便排。这些在资产负债表里过去没有核算。那些钱在哪里?都在账外。”

越到后来,孙兴华和他的朋友们越觉得,要搞好绿色发展,必须加强绿色审计工作。要把领导干部的升迁,与绿色资产挂起钩来,不能只看GDP(国内生产总值)。

孙兴华有点激动地说:“单纯以GDP考核干部,我一直就坚决反对。举个简单的例子:挖坑,GDP增加;填坑,GDP增加。汽车正常行驶,GDP不增加;一撞车进修理厂,GDP增加。实际上,这是绿色财富的负增长。你说这样的GDP考核能行吗?是真实的吗?如果一个企业产生污水废气,然后再治理,把环境恢复了,那我们环境治理的成本加进来,这个企业就可能是亏损的。假如一个干部任上把辖区内的环境污染了,森林砍了,矿产挖完了,但这些都不计入成本,那能叫绿色发展吗?当然,现在从事绿色审计的人才远远不够,往往是懂会计的不懂环保,懂环保的不懂会计。我也在呼吁国家尽快开展相关的人才培训工作。”


  • 要跨学科、跨部门联合研究

说到最近热门的雄安新区话题,孙兴华认为这是绿色审计的一个最佳切入口:“我想呼吁一下,应该以雄安新区为契机,给新区编制一张包括国有资源、环境资产和生态资源的负债表。在一张白纸上做第一张表,把现在白洋淀的水量、雄安新区的森林覆盖率、土地、矿产资源的量都纳进来,国有的、集体的和个人的,做成一张综合的资产负债表。以后,雄安新区每年都进行绿色审计,看看空气质量、白洋淀水质、森林覆盖率和土壤的质量都怎么样了?有了这样的第一张表,以后有什么变化就一清二楚了。雄安新区要绿色发展,污染的企业绝对不能进,一定得是清洁生产的企业,要变成绿色的城市。未来几十万人进去以后,雄安新区的污水处理一定要达标排放,包括海绵城市的构建,做好雨水收集和污水的分流,节约污水处理的成本。土壤方面,农药化肥减少使用或者不用,要绿色农业,使用绿色菌肥。建设绿色城镇,建筑也要绿色建筑,要把传统特色和现代化的清洁能源结合起来,真正做到大自然和人的合一。”

50a9000442f5e26f54b5

雄安新区雄县县城鸟瞰图

说到这里,孙兴华朗声说道:“我建议,雄安新区一定要尽快编制第一张生态资源负债表。当然,这还要跨学科、跨部门的联合研究,形成合力,而且要发挥各个专业的智慧,包括绿色税收、绿色财政、绿色金融、绿色农业和绿色制造等方面的人才,一起为雄安新区的千年大计夯实绿色根基。”

采访最后,孙兴华感慨地说:“我今年70岁了,但是愿意老骥伏枥,为雄安新区建设绿色城镇做一点贡献。这是我最大的心愿,是我的绿色中国梦。”

(曹秋洋对本文亦有贡献)

原标题为:《中国环境科学学会环境审计专委会副主任孙兴华:建议雄安新区编制自然资源负债表》

(如需要转载,请注明转自《环境与生活》杂志)

责编:郑挺颖

网编:吴燕芳